2016-04-17 四世同堂

编辑推荐

  《四世同堂》是一部中国现代长篇小说经典名著,是老舍先生的代表作之一。
  小说在卢沟桥事变爆发、北平沦陷的时代背景下,以祁家四世同堂的生活为主线,形象、真切地描绘了以小羊圈胡同住户为代表的各个阶层、各色人等的荣辱浮沉、生死存亡。作品讴歌、弘扬了中国人民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坚贞高尚的民族气节,史诗般地展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国人民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做出的杰出贡献,气度恢弘,可歌可泣。


内容简介

  《四世同堂》是一部中国现代长篇小说经典名著,是老舍先生的代表作之一。小说在卢沟桥事变爆发、北平沦陷的时代背景下,以祁家四世同堂的生活为主线,形象、真切地描绘了以小羊圈胡同住户为代表的各个阶层、各色人等的荣辱浮沉、生死存亡。作品记叙了北平沦陷后的畸形世态中,日寇铁蹄下广大平民的悲惨遭遇,那一派古老、宁静生活被打破后的不安、惶惑与震撼,鞭挞了附敌作恶者的丑恶灵魂,揭露了日本军国主义的残暴罪行,更反映出百姓们面对强敌愤而反抗的英勇无畏,讴歌、弘扬了中国人民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坚贞高尚的民族气节,史诗般地展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国人民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做出的杰出贡献,气度恢弘,可歌可泣。《四世同堂》中老舍先生以深厚精湛的艺术功力和炉火纯青的小说技艺刻画了祁老人、瑞宣、大赤包、冠晓荷等一系列栩栩如生的艺术形象,展现了风味浓郁的北平生活画卷,至今传读不衰,历久弥新。

作者简介

  老舍(1899年2月3日-1966年8月24日),本名舒庆春,字舍予,北京满族正红旗人,中国现代知名小说家、文学家、戏剧家。文革期间受到迫害,1966年8月24日深夜,含冤自沉于北京西北的太平湖畔,终年67岁。


目录

第一部 小羊圈
第二部 偷 生
第三部 事在人为
破镜重圆——记《四世同堂》结尾的丢失和英文缩写本的复译
胡絮青 舒乙

精彩书摘

  祁老太爷什么也不怕,只怕庆不了八十大寿。在他的壮年,他亲眼看见 八国联军怎样攻进北京城。后来,他看见了清朝的皇帝怎样退位,和接续不 断的内战;一会儿九城的城门紧闭,枪声与炮声日夜不绝;一会儿城门开了,马路上又飞驰着得胜的军阀的高车大马。战争没有吓倒他,和平使他高兴。逢节他要过节,遇年他要祭祖,他是个安分守己的公民,只求消消停停的 过着不至于愁吃愁穿的日子。即使赶上兵荒马乱,他也自有办法:最值得说 的是他的家里老存着全家够吃三个月的粮食与咸菜。这样,即使炮弹在空中 飞,兵在街上乱跑,他也会关上大门,再用装满石头的破缸顶上,便足以消 灾避难。为什么祁老太爷只预备三个月的粮食与咸菜呢?这是因为在他的心理上,他总以为北平是天底下最可靠的大城,不管有什么灾难,到三个月必定灾 消难满,而后诸事大吉。北平的灾难恰似一个人免不了有些头疼脑热,过几 天自然会好了的。不信,你看吧,祁老太爷会屈指算计:直皖战争有几个月?直奉战争又有好久?啊!听我的,咱们北平的灾难过不去三个月!七七抗战那一年,祁老太爷已经七十五岁。对家务,他早已不再操心。他现在的重要工作是浇浇院中的盆花,说说老年间的故事,给笼中的小黄鸟 添食换水,和携着重孙子孙女极慢极慢的去逛大街和护国寺。可是,卢沟桥 的炮声一响,他老人家便没法不稍微操点心了。谁教他是四世同堂的老太爷 呢。儿子已经是过了五十岁的人,而儿媳的身体又老那么病病歪歪的,所以 祁老太爷把长孙媳妇叫过来。老人家最喜欢长孙媳妇,因为第一,她已给祁 家生了儿女,教他老人家有了重孙子孙女;第二,她既会持家,又懂得规矩,一点也不像二孙媳妇那样把头发烫得烂鸡窝似的,看着心里就闹得慌;第 三,儿子不常住在家里,媳妇又多病,所以事实上是长孙与长孙媳妇当家,而长孙终日在外教书,晚上还要预备功课与改卷子,那么一家十口的衣食茶 水,与亲友邻居的庆吊交际,便差不多都由长孙媳妇一手操持了;这不是件 很容易的事,所以老人天公地道的得偏疼点她。还有,老人自幼长在北平,耳习目染的和旗籍人学了许多规矩礼路:儿媳妇见了公公,当然要垂手侍立。可是,儿媳妇既是五十多岁的人,身上又经常的闹着点病;老人若不教她 垂手侍立吧,便破坏了家规;教她立规矩吧,又于心不忍,所以不如干脆和 长孙媳妇商议商议家中的大事。祁老人的背虽然有点弯,可是全家还属他的身量最高。在壮年的时候,他到处都被叫作“祁大个子”。高身量,长脸,他本应当很有威严,可是他 的眼睛太小,一笑便变成一条缝子,于是人们只看见他的高大的身躯,而觉 不出什么特别可敬畏的地方来。到了老年,他倒变得好看了一些:黄暗的脸,雪白的须眉,眼角腮旁全皱出永远含笑的纹溜;小眼深深的藏在笑纹与白 眉中,看去总是笑眯眯的显出和善;在他真发笑的时候,他的小眼放出一点 点光,倒好像是有无限的智慧而不肯一下子全放出来似的。把长孙媳妇叫来,老人用小胡梳轻轻的梳着白须,半天没有出声。老人 在幼年只读过三本小书与六言杂字;少年与壮年吃尽苦处,独力置买了房子,成了家。他的儿子也只在私塾读过三年书,就去学徒;直到了孙辈,才受 了风气的推移,而去人大学读书。现在,他是老太爷,可是他总觉得学问既 不及儿子——儿子到如今还能背诵上下《论语》,而且写一笔被算命先生推 奖的好字——更不及孙子,而很怕他们看不起他。因此,他对晚辈说话的时 候总是先愣一会儿,表示自己很会思想。对长孙媳妇,他本来无须这样,因 为她识字并不多,而且一天到晚嘴中不是叫孩子,便是谈论油盐酱醋。不过,日久天长,他已养成了这个习惯,也就只好教孙媳妇多站一会儿了。长孙媳妇没入过学校,所以没有学名。出嫁以后,才由她的丈夫像赠送 博士学位似的送给她一个名字——韵梅。韵梅两个字仿佛不甚走运,始终没 能在祁家通行得开。公婆和老太爷自然没有喊她名字的习惯与必要,别人呢 又觉得她只是个主妇,和“韵”与“梅”似乎都没多少关系。况且,老太爷 以为“韵梅”和“运煤”既然同音,也就应该同一个意思,“好吗,她一天 忙到晚,你们还忍心教她去运煤吗?”这样一来,连她的丈夫也不好意思叫 她了,于是她除了“大嫂”,“妈妈”等应得的称呼外,便成了“小顺儿的 妈”——小顺儿是她的小男孩。小顺儿的妈长得不难看,中等身材,圆脸,两只又大又水灵的眼睛。她 走路,说话,吃饭,做事,都是快的,可是快得并不发慌。她梳头洗脸擦粉 也全是快的,所以有时候碰巧了把粉擦得很匀,她就好看一些;有时候没有 擦匀,她就不大顺眼。当她没有把粉擦好而被人家嘲笑的时候,她仍旧一点 也不发急,而随着人家笑自己。她是天生的好脾气。祁老人把白须梳够,又用手掌轻轻擦了两把,才对小顺儿的妈说:“咱们的粮食还有多少啊?” 小顺儿的妈的又大又水灵的眼很快的转动了两下,已经猜到老太爷的心 意。很脆很快的,她回答:“还够吃三个月的呢!” 其实,家中的粮食并没有那么多。她不愿因说了实话,而惹起老人的罗 唆。对老人和儿童,她很会运用善意的欺骗。“咸菜呢?”老人提出第二个重要事项来。她回答的更快当:“也够吃的!干疙疸,老咸萝卜,全还有呢!”她知 道,即使老人真的要亲自点验,她也能马上去买些来。
  ……


¥33.00 查看详情

评论(0

您可能喜欢?

白鹿原

白鹿原

编辑推荐 渭河平原百年变迁的雄奇史诗农耕文明深厚底蕴的长幅画

#营养图书 0

无价:洞悉大众心理玩转价格游戏

无价:洞悉大众心理玩转价格游戏

编辑推荐  《无价:洞悉大众心理玩转价格游戏(经典版)》向你

#营养图书 0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

产品特色编辑推荐  出版说明  人民文学出版社从上世纪五十年

#营养图书 0